北京赛车pk10统计数据

田溯寧談亞信轉型焦慮 傳統軟件公司如何面對變革

時間:2016/8/10 11:26:35 作者:加載中…… 責任編輯:加載中…… 來源:加載中……

回歸亞信兩年的時間,田溯寧說自己每天都充滿了危機感。特別是今年五一,一場黑客入侵讓他好幾天都沒能睡好。

從1993年創辦亞信集團開始,田溯寧致力于將互聯網引入國內,而后,他參與創辦了網通,到2006年組建了寬帶資本。中國互聯網圈里的多數大佬,都跟他保持聯系,如今的阿里巴巴也是經過他的牽線得到孫正義的投資。

這次,他站在亞信安全主辦的第一屆c3安全峰會上,談及了為什么要在網絡安全領域擺出如此大的陣仗。臺下聆聽的1500人中,有院士,有來自中央各部委的官員,還有與亞信或者與互聯網安全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的合作伙伴。

在田溯寧看來,互聯網已經成為了基礎設施,傳統產業向互聯網轉型已是大勢所趨。從他回歸亞信開始,整個亞信集團就開始按照他所提出的產業互聯網思路轉型。 今年1月,亞信集團宣布亞信軟件、亞信數據、亞信安全、亞信國際和亞信在線五大業務分支都已具備雛形。特別在安全領域,去年9月,亞信收購趨勢科技中國業務,并成立亞信安全公司,在數據安全和云安全業務上深入布局。

互聯網發展到如今,網絡漏洞和信息泄漏事件層出不窮,安全正變得尤為重要。從長遠來看,下一代的人工智能和物聯網,對于安全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與此同時,網絡安全已經上升為成為了國家戰略。不論是從政治還是從商業來看,網絡安全正變為風口,這一領域不再只是互聯網公司的小規模競爭,而將迎來巨頭pk的時代。

問:未來,信息安全會是怎么樣的形勢?行業會有什么樣的變化?

田溯寧:我們正進入一個網絡化的時代,未來會進入人工智能的時代,這樣一個發達的信息社會其實需要有人來維持秩序,應對攻擊。目前來看,很多業務需要安全,合作也需要安全,甚至企業應用,個人應用,都需要安全。

過去,其實包括今天,我們看到的安全公司其實都是中小型的偏多,從資本市場來講的話,達到十個億的收入的也就那么幾家。但是這種十億收入的網絡公司,在安全以外的領域比比皆是。安全領域是比較小的,跟行業背景相關的。在背景發生變化的情況下,一定會有大型的企業pk。

問:您是如何看待目前的網絡安全行業的現狀?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?

田溯寧:這些年硅谷的風險投資,投了一些關于安全的新領域。我覺得,目前來看,對網絡安全的市場需求到了最好的時間。但還有兩個問題,一個是說規模稍微大的企業,能不能趕上這一波技術浪潮,在云安全、大數據安全能否上一個大臺階。

另一個是對于中小創新的安全公司,b2c業務的公司可以做得非常大,但b2b的業務很不好做,一般都要7到8年才能見到成果。目前的b2b業務現在都是靠風險投資來支持。但由于風投資金有周期性,一般都熬不長,而且,一旦對大企業或者政府,還需要客戶關系,政府支持,對于中小創新公司來說,還是很難的。但是我相信,十年,中國會出現世界級的安全企業,擁有全球的體量、影響力和全球領先的技術。

問:安全在整個互聯網來看,處于基礎性的地位,您如何看待信息安全和自主創新的問題?這二者之間的矛盾該如何解決?

田溯寧:我們在去年收購了趨勢科技的中國業務。其實,我和張明正(趨勢科技創始人)都看到,網絡安全越來越變成一個全球化又涉及到自主創新的話題。這兩方面又是相互矛盾,只有開放才能自主,只有自主才能在開放過程中有話語權,所以這個分寸要把握特別好。我們不能走向封閉體系,什么都自己干,也不能對網絡大數據、安全這樣一個核心的國家基礎設施缺失監管。所以我們就是想通過和趨勢科技深入合作、收購來解決問題。

具體來說,在信息安全自主創新方面,第一個是在國家立法層面,要研究數據所有權等問題。第二個是要有數據應用的自主產權軟件。第三是基礎設施,像網絡、服務器的芯片都需要自主化。這三塊可能對創新的定義都不一樣,好在大家都非常重視,相信這個問題也逐漸能夠解決。

問: 最近你又去硅谷,寫了一個硅谷筆記,安全在你心目中的理解,有什么變化嗎?

田溯寧:從歷史角度看,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,計算帶來了這么多可能。疾病可以根據計算數據預測,很多產品可以個性化定制化。但數據的隱私權、國家主權也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,現在有土地主權,海域主權,未來會不會有數據信息的主權,這些都會變得越來越重要。

我們現在對網絡安全,尤其是在云計算、大數據安全有很多擔心,因為需要解決的問題太多。數據安全、數據隱私對全球都是新事物,我們怎么保持創新精神都會擔心創新能力不足。

面對未來不確定的世界,今天全球最優秀的企業也面臨著挑戰,無論是在人工智能或者其他方面。運營商、互聯網公司、軟件公司,面對這么大的變革,不焦慮是不可能的,亞信安全焦慮更大。我最近體會特別深,現在可能是一個向數據星球遷移的過程。你看,生命的演變,白堊紀大滅絕,基因的突變這些都告訴我們,任何事物在面對變化時,如果不順勢變化,連選擇的權利都沒有。現在做的所有事,包括網絡安全,我們認為能夠通向未來,拿一張船票,船能不能駛過去,還需要戰略、產品、商業模式、管理團隊,甚至還需要很多運氣成分。

問:您也提出過產業互聯網的概念,這個概念跟物聯網有多大的關系?物聯網很大程度依靠智能硬件傳輸的各種數據,您覺得物聯網成熟了嗎?這一塊的安全如何解決?

田溯寧:亞信過去20年做的一件事,就是把電話計費做好了。為了計量中國移動七億用戶用了多少套餐,我們做了核心軟件模塊和計費軟件,這很復雜,也不能出錯。未來,物聯網時代,所有的東西裝上了芯片,后臺都可以統計各種數據。比如說賣鞋,買了耐克鞋天天穿的人,和放在柜子里面不穿的人,一個是活躍用戶,一個是不活躍用戶,需要不同的經營策略。當耐克、海爾所有的產品都有芯片的時候,他們的主要業務就不只是做產品,而是運營客戶。而后臺的it架構,比如計量軟件,他們可以選擇我們。這就是產業互聯網、客戶運營商跟亞信的關系。

將來,每雙鞋都有芯片,這個是成百上千億的數據量。我覺得目前,整個it架構沒有設計好,難以支撐龐大的數據。但這正好是創新的機會。我們現在是剛剛把燈點上,實際上電力工業發展一百年的時間,全世界才變成光明。it行業60年過去,未來40年才是最激動人心的時候。

分享:

相關內容

    {$relativelist}

猜你喜歡

    {$str_relative_new}

應用推薦

    {$str_relative_app}

關注我們

關注微信公眾號,了解最新精彩內容

北京赛车pk10统计数据